网信彩票app_Welcome:前行者纽约投资人:美国货币和财政政策恐难救

网信彩票app_Welcome

  编者按:2020年冬春相接之际,新冠肺炎疫情率先在中国爆发,随后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及地区先后出现病例。新冠肺炎疫情绝不仅是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灾难,而是一场席卷全球的,没有硝烟也没有边界的战争。

  世卫总干事谭德赛明确表示,这是一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面对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各国命运紧密相连,理应携手相对,共克时艰。

  由此,凤凰网财经推出《前行者》特别策划,视频连线身处日本、伊朗、美国、韩国、新加坡等疫情前线的人员,以他们的所听所见,重现疫情之下各国生活图景,回应社会关切。

  3月9日,美股触发史上第二次熔断,鏖战股市多年的巴菲特对此做出“活久见”的评价。

  “假如你在市场上坚持得足够久,你会遇到各种情况,可我活了89岁,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岂料3月12日晚间,美股再次熔断。这是美股一周内的第二次熔断,也是历史上的第三次。

  此时的金融市场,哀鸿遍野。全球股市悉数溃退,美债、原油延续跌势,恐慌情绪再度升温。

  同一时间,美国的疫情并没有迎来好消息。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1日傍晚,全美确诊1162例新冠肺炎病例,疫情已蔓延至41个州。

  纽约州州长科默在接受CNN采访时警告称,如果美国像中国那样提高检测能力,将无法遏制疫情扩散。

  大浪淘沙的华尔街精英们如何评价原油暴跌和疫情蔓延带给美国市场的双重打击?

  《前行者》紧急连线身处纽约的诺德基金投资经理岳源,听他谈纽约现状以及金融专业人士的市场理解。

  《前行者》:纽约州是仅次于华盛顿州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以你现在所看到的情况,纽约民众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之前美国整体是比较放松的,这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政府一直在给大家打安心剂。美国疾控中心此前一直说,这次新冠疫情对美国市民的影响不会太大。所以整体美国群众的感觉就是当作比较严重的流感来看。照常生活、工作,在外面也不戴口罩。

  直到这周,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加大了对新冠疫情的检测,各州政府也开始逐步下放自己的检测权利。所以大家看到美国确认感染病毒的人数前两天开始大幅增加的原因。可以说人们现在才开始对这个疫情担忧。

  大街上开始戴口罩的人稍微多了一点,外出聚会的人群也有减少。各大公司开始要求员工在家办公,或者设置多个办公地点,尽量把每一个小组的成员分开,以防有感染的组员再传染给其他人。

  岳源:有,我上周末买了很多粮食,和生活用品。在纽约这边还是可以买到的,但据我所知在加州和西海岸,一些中国人比较多的地方比较容易出现抢购。

  纽约州州长对纽约北部一个疫情爆发的小镇进行了封锁。这种措施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但目前为止也只是局限在那个小镇,这些措施可能还需要逐渐扩大到整个纽约地区,才能实现纽约的疫情防治,但这是非常困难的。

  《前行者》:对于本周的市场行情,很多一线交易员直呼“太刺激”,“见证了历史”,您身处纽约,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岳源:我从几周前就抱有比较悲观的看法,觉得疫情的风险会比较高,所以对周一的暴跌没有太大的惊讶。

  美国同行整体来说对市场的预期差不多一半一半,因为之前很多人对疫情还不是很重视,有部分人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大的流感,过不了多久就能过去,所以这部分人比较偏于乐观。

  另外有很多人看到中国经验,以及意大利的经验以后,逐渐开始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他们对美国市场偏于悲观,没有太大的惊讶。

  不过石油方面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惊讶,因为新冠疫情带来了区域消费大幅下挫,使得石油全球需求量大幅下挫,所以此前预计沙特这些国家,会出于一个负责任的角度,尽量去维护市场稳定,大家普遍觉得他们应该能达成一个减产协议。

  俄罗斯可能还是想极力打击美国原油工业,尤其现在金融市场非常动荡的情况下,美国页岩油的企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所以俄罗斯方面可能想趁火添油,给整体石油市场带来更大的波动。

  (记者注:近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宣布大幅下调石油售价并提高产量,受此影响,9日国际油价暴跌约30%,创下1991年以来单日最大跌幅,并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当地时间10日,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没有就减产协议达成一致。)

  《前行者》:美股遭遇重创表面上看是原油击溃了市场,您认为是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岳源:是的。原油只是在周一给美股带来影响,其他大部分时间美股下跌,主要还是由于疫情。

  从大背景来讲,此前由于全球央行在不断放水,以及特朗普的贸易战得到了缓解的原因,大家对今年的美股空前看好。各大基金,各大机构投资人的头寸基本上都处于非常高的点位。

  但是从1月份开始,中国的疫情突然爆发,打乱了大家对今年经济的整体展望,可以说疫情是从供给侧、需求侧两大方面对整体全球经济进行的彻底打击。

  美国和中国不同的一点是美国的政策空间并不如中国大。美联储上周降准下降0.5个百分点,这样一来如果坚持不降到负利率的线%的空间。

  之后就需要考虑其他手段,比如扩大资产负债表,或者进行其他公开市场操作,这些对于美国投资者的影响非常大,他们以前一直觉得,只要市场有危机,有风险,美联储肯定会出来救市,而现在大家都意识到美联储的空间其实并不大,所以市场投资者对未来的美股还是比较担忧的。

  这次疫情,货币政策没有办法对供给侧和需求侧起到太大的帮助。大家如果都待在家里不出门,不购物,也不会影响大家的消费状态。所以如果想要缓解疫情对经济的打击,主要还得靠财政手段。

  美国自从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后,党内斗争非常严重,和共和党基本上是无法达成非常大的协议。像之前特朗普说,他要采取类似降低工资税的措施,我是持比较怀疑的态度,因为我觉得人不会支持,因为这样一来就会帮助美国的经济快速复苏,从而有利于特朗普在11月的总统大选。

  所以说无论从货币角度,还是从财政角度来说美国的空间都不是太大,对经济的帮助还是比较有限的。

  再从疫情控制的角度来说,比如说给武汉封城,给整个湖北省封闭,让其他省份的人员都尽量在家。这种动员能力,在美国是很难实现的。

  因为首先各个州政府有自己的决定权,并不一定要听从中央指挥,第二是和病毒比起来,政党更加重视经济以及整体社会稳定对大选带来的影响。

  岳源:特朗普现在主要能做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在货币政策上通过对鲍威尔和美联储不断施压,让他们对市场进行更多的扶植,来达成更多的货币宽松。

  另外一点就是在财政政策上,和人不断沟通以达成一个非常好的协议,从而在财政手段上能够对整体美国经济进行一个大幅度的刺激。

  《前行者》:现在很多人觉得无论是恐慌情绪,还是市场大跌都让人想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您认为现在到底是恐慌还是危机?

  岳源:我觉得这里面很大的不确定性还是疫情会如何发展,如果能够在几个月内得到控制,我可以说这次下跌只是一个恐慌的体现。

  虽然整体市场、银行系统、金融系统并没有到2008年那种脆弱的程度,比如美国银行还是非常健康的,美国消费者的财务水平还是非常健康的,大背景还是比较好的。

  但如果疫情超出人们控制的范围,比如说美国有好几个月接连对全境进行大幅度封锁,那可能美国今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GDP增长都会处于一个衰退的空间。这样一来对美国经济整体影响是非常大的。

  尤其是美国一些企业,在过去几年货币宽松的大环境下,他们把自己的债务水平提升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如果连续几个月疫情得不到控制,大家不出去消费,那这些企业有可能会发生财务危机,比如一些企业破产,或信用等级大幅度调低。

  《前行者》:您认为现在市场的悲观情绪有没有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被市场主动消化?

  岳源:金融市场的稳定还是需要美国政府出面的,如果美国政府采取财政措施,能够很明确给市场托底,比如大幅的减税,通过一些政府机构,比如小企业贷款机构给小企业托底,那应该比较能够稳定市场。

  《前行者》:在现在这样不确定的情况下,您认为哪些类型资产可以有较强的“免疫力”?

  岳源:全球现在最安全的地区就是中国,因为中国疫情已经得到非常有效的控制,可以说风险基本上消退了,接下来主要的风险就是从外部输入的风险。

  从整体疫情控制角度来说,中国是全球所有国家里面做的最好的。尤其在美股下跌的时候,中国的股市非常稳定,体现出大家对国家充分的信心。所以相对放眼全球各大市场,我觉得中国还是比较稳健的标地。

  对稳健投资者来说,中国债市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因为在全球其他央行不断降息的大背景下,各国的债券利率都达到历史新低,中国的债券利率相对于别的国家来说,还是非常高。

  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的影响不同,中国经济现在基本上处于一个复苏阶段,别的国家的经济还处于下滑。所以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中国货币和债券市场会得到一个比较好的支持。

  岳源: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主要关注的应该是中国政府对于受损企业会出台哪些帮助措施,另外由于全球经济以及全球需求受影响,这对于中国出口方面会带来什么影响,这可能是中国未来一段时间内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以及投资者最需要关注的地方。

  《前行者》:今年对于像您一样的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来说,是比较困难的一年吗?

  岳源:从目前来说是的,如果下半年不发生反弹,整体今年金融从业人员可能大部分人的收入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大家会比较担心自己的收入,甚至有些人要考虑失业。

  疫情对于市场的影响还是渐进的,所以很多企业没有来得及进行人员调整。但是大家可以想像,几乎可以肯定一些企业在未来,在下半年可能要对人员进行比较大幅度的调整。

网信彩票app_Welcome